运城鼓楼的前世今生

运城新闻网2014-08-12 09:11
0

运城,由古建筑冠名的小巷委实不少,而保留至今的古建筑遗迹却不多,像鼓楼巷入口处仍保留着一座运城鼓楼残缺不全的砖卷门洞,恐怕是为数不多中的一个。

砖卷门洞上斑驳陆离,衰草凄凄,甚至还长有几棵不高的小树,随风摇曳。

现遗留下来的门洞,约十米长,四米宽,三米高,从巷内到巷外呈缓坡式,南高北低。

史载,运城鼓楼位于市区老城东街与原鼓楼巷(现解放南路)交叉路口,是明清时期的标志性建筑。原为四方形,上有两层,下有门洞,实在威武。据清顺治期间《新修河东运司志》记载,明万历七年(1579)由河东巡盐御史房寰主持创建,清光绪三十三、三十四年间(1907~1908)进行重修。当时,耗银5000两,工期200多天。鼓楼原为砖木混合建筑,通高24米,由砖石砌基座和木构楼阁组成,基座由青石砖砌成,十字门洞贯穿东南西北,基座上原建有重檐十字歇山顶木楼阁一座,1947年毁于战火,现仅存砖砌基座,即四个砖卷门洞中的一个——北边门洞。随着旧城的改革,鼓楼基址已成为运城市城市的坐标和历史发展的见证。

既为见证,就应该保存下来。而在运城解放南路拆迁过程中,却没有涉及文物的保护问题。因而,当工程队发现鼓楼基座时,怕损坏文物,自觉地暂停下来。消息传到区、市文物部门,文物专家认为,运城鼓楼虽然不是“文物保护单位”,但它确属清代残存遗址,具有一定的历史文化价值,应该予以保留和保护;消息传到市委宣传部,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于波,立即召开宣传部全体会议,宣布:一是要抢修运城的钟楼、鼓楼;二要重新修复盐池禁墙,在禁墙上能够跑马拉松;三要重新完善老爷庙工程,加大“武圣文化”和“潞盐文化”的宣传力度。

从现如今查到的资料看,修复工程基址考古清理工作已经结束,鼓楼基址清晰可见:东西和南北长各16.2米。仅现存北半部基座,基座高6.8米、南北宽6米,中间有一宽4米的门洞,东、西、北三面散水台保存完好;东西门洞地条石完好,石面上没有车轮碾压的痕迹,而南北门洞的石条上可见清晰的车轮碾压痕迹。这就说明东西门洞为人行道,而南北门洞为主干道。

市民们对运城鼓楼的修复工作也抱有极强的欲望。概括起来,原因有三:

(一)它承载了厚重的历史沧桑。鼓楼就像一位饱经霜雪的智者,蹲在城市的一角,见证了运城的人文嬗变,亲历了历朝从鼓楼缓缓走出的名人,如著名戏曲作家关汉卿,一身正气的曹于卞,辛亥革命山西骨干李岐山,全国植棉劳动模范曲耀离,蒲剧泰斗阎逢春,中国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政治家程子华……

(二)它见证了运城盐文化千百年来的文明史。运城非盐池不立,盐池非运城莫统。因盐而生的因果关系造就了鼓楼文化和盐文化的密切联系,于是,鼓楼见证运城盐文化的文明史就是当之无愧的。

(三)它还见证了运城红色革命史。站在鼓楼前,我们似乎看到了许许多多红色革命的故事。比如,1934年8月,国画大师齐白石由蜀返京途中,持孔祥熙介绍信来运城盐池写生。某日,齐大师应邀去鼓楼下老运师为学生授课,当时可谓万人空巷,从鼓楼口到学校门口,挤满了欢迎的市民和学生。

又比如,1937年10月,丁玲率抗战宣传团来运宣传抗战,曾在老运师礼堂发表过演讲。那时,鼓楼是进入运师的必经之路。丁玲的演讲非常煽情,爱国学生,挤满了礼堂,慕名赶来的各县学生从校门口一直绵延到鼓楼口。为了听到丁玲的演讲,学生用报纸卷成喇叭分次传递。又比如,由地下党人裴丽生、韩玉琦创办的“丽丽派报社”,离鼓楼不远,报纸一出版,鼓楼口就是报贩的首选之处,不少热血青年就是从这里接受唯物主义启蒙教育的。再比如,1926年省立二师继省立二中之后,成立了运城地区的第二个党支部,因此河东一带流传着这样一首民谚:“要革命入二中,要敢干入师范!”此后,运城地区先后建立起13个中共支部,1个中共县委,发展党员92人,红色革命风起云涌。

其实,站在鼓楼前面,我们闻到了历史味道,有位网友说得好:“遗存也是历史,我们不能把我们祖先的遗存仅仅变成一张挂在墙上的画,留给后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