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东盐池旁的千年庙村

黄河晨报2014-09-10 09:26
0

从安邑向南五里许有一个庙村,位于运城盐池北岸的卧龙岗东端。它是古都安邑通往盐池的必经之地,自然就成了食盐的集散地。这一繁华之地,流传着很多传奇的故事。

这里有个“韩信沟”。据学者考证,庙村之北的韩信沟为新石器时代遗址。这里有古人类居住生活的遗迹。《运城市志》载:“韩信沟,古人类居住地……发现有较粗的绳纹,划纹灰陶片……”庙村之所以自古有人类居住,因为这里有得天独厚的自然优势:它位于运城盐池东端——素有“产盐之母”之称的东湾处,有天赐神赏的食盐;南傍北侧的卧龙岗,植物茂密,动物繁多,有充足的蔬菜肉食;北接韩信沟,深厚的黄土层,极宜挖窑凿洞;东临淡水湖——鸭子湖,有丰富的淡水资源和成群的鱼虾。这些都给古人类生存提供了天然条件。

这里曾叫“圣惠镇”。庙村,最早叫圣惠镇。清乾隆二十八年《安邑县境图》和清康熙版《平阳府志(安邑县)图》中,庙村所在位置,标明“圣惠镇”。1993年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晋盐文化述要》(柴继光著)中的“盐池图”在庙村处也标的是“圣惠镇”。据位于刘驾庄的明代万历年间兵部尚书刘敏宽的刘家宗嗣内的珊瑚石上刻文:“刘氏一族……宋朝末年从曲沃县卜居安邑圣惠镇(今庙村)鬻盐起家,富甲天下。”据此至少可追溯到宋时庙村乃叫圣惠镇。这一名字远早于元仁宗延佑年间(公元1318~1330)潞村更名的“圣惠镇”。这一村名一直沿用到运城解放后的上世纪50年代末。

庙村为何叫圣惠镇?因为历代皇帝,驾临安邑,巡视盐池,庙村乃必经之地。史载“西汉,汉成帝(刘骜)永始四年(公元前13年)三月祀后土於汾阴,回安邑顾龙门览盐池”;“东汉,汉章帝(刘炟)元和三年(公元86年)秋八月乙丑(日)车驾观盐池。九月至自安邑”。唐太宗(李世民)贞观十二年(公元638年)二月丁卯车驾观盐池。(《河东盐法备览·卷一》)。历史上,曾有39位皇帝亲临安邑经庙村巡视过盐池。皇帝驾临,幸巡盐池,庙村乃圣跡所至也,为感圣恩,永志圣德,故取名曰“圣惠镇”,以昭后人!

这里有个“衙门巷”。盐,乃历朝历代的重要税收,历史上,盐、铁举足轻重,皆由中央直接管理,历代皇帝都在这里设有专门的盐政管理机构。

《河东盐法备览》的盐池图上在庙村所在处标的是“圣惠司”,其卷三《官职篇》中也标明驻庙村的盐政机构为圣惠司,即圣惠巡检司,负责巡辑私盐。至今庙村西头还把圣惠司所在的巷叫“衙门巷”。在普通农村是没有衙门的,这便是当年圣惠巡检司所在地。

这里建过“盬宗庙”。传说,在庙村南面的铁岔山下住着几户人家,其中有个叫盬宗的农民,无意在山下的湖水中发现经太阳晒后结晶的白色颗粒,他大胆品尝了一下,觉得味道咸中带香,就带了一些回家放到饭菜里,孩子们吃得狼吞虎咽。

这样一传十十传百,附近的人们都下湖捞盐,盐成了饭菜中的上等调料。久而久之,这里的人们食欲、体力越来越好。运城盐池的盐比海盐大约早1000年,比井盐早大约2100年,是人类最早食用的盐。这个人类最早尝盐的盬宗死后,人们为了纪念他,便在铁岔山上庙村原址盖了一座祭祀他的庙堂,称“盬宗庙”。在唐大历十二年唐太宗封盐神为灵庆公建池神庙之前,人们一直尊盬宗为盐神。后历经战乱,盬宗庙已经毁为废墟。古代人信俸“神”主宰万物,所以对“盐神”顶礼膜拜。而最早祭拜盐神的庙,就在庙村。《解州全志·安邑祠庙陵墓》载:“庙在县南十里盐池旁……”文中“县”即安邑,“县南十里”笔者认为记述有误,应为五里许,方算准确。《河东盐法备览》池神庙载:“昔宿沙氏煮海为盐即以宿沙氏为神。河东盬盐池也,初称神曰‘盬宗’……神之旧宫僻在幽阻……”这说明,唐朝以前,盐池就有盬宗庙,而庙就建在庙村。

据说在盬宗庙之前,古人类还没有敬神的习俗,所以盬宗庙是天下第一庙。据南风集团工会主席、河东盐业博物馆馆长、中国化工作家协会副主席赵波先生考证,庙址就在庙村。赵波曾到原址考察过,并有碑为证,可惜如今已荡然无存。运城解放后“圣惠镇”归安邑县二区管辖,二区区政府设在东郭镇,按当时行政区划规定一个区不能设两个镇,故动议改名。由于盐神庙最早建在庙村,庙村之名便由此而来。

这里有部“兴衰史”。庙村古老悠久,曾有兴旺发达的璀璨一页。当年居住着一千余户人家,约五千口人。东西为长,东从韩信城起,西至盐池东禁门,约三公里;南北为宽,南从盐池禁墙起,北至韩信沟,村址的设置是根据当时运盐道路决定的。街两边开着密密麻麻的门店,有客店、饭店、蔬菜店、衣帽店、骡马店;有药铺、剃头铺、杂货铺、修理铺、典当铺;有卖糖葫芦的、卖芝麻糖的、吹糖人的、耍猴的、耍把戏的、耍枪弄棒的等游动摊点,你走他来,川流不息,人来人往,如同集会。

这里水源奇缺,水咸土脊,如何兴盛若小城?在没有海盐和井盐前,运城的池盐要销往全国各地,苦力和车马川流不息,人声鼎沸,各行各业就自然兴盛繁华起来。后来,伴随着光绪三年大旱,尤其是潞盐运输路线的改变,东禁盐务司、称房所的拆除,镇中心巡检司撤销,导致人口剧减、商业冷落、生意萧条,镇域萎缩。一个工商、服务、农业俱全的大镇很快变成了一个单纯的农业小村。

如今的庙村,正在加速向城市化、现代化生活迈进,16层住宅楼伫立村口,小别墅比比皆是,游乐花园建村中,舞台高耸有乐声,庙村旧貌换新颜,村民个个喜盈盈!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